bl全肉np双性受|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c好不好

bl全肉np双性受|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c好不好

浪潮诗歌散文集 0

看着那对颤抖的猫咪,看着摇曳身材扭动,任丽丽根本找不到。

“你看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我看看?”任丽丽着急了,挺着胸口,一脸巴结。
文学老刘等着就是她这句话。

“任小姐,我可以帮你,有可能是金属丝在你这里面,我不方便呀。”

老刘指着任丽丽的胸口,都特么让任丽丽揉搓的发红了,蕾丝罩罩根本裹不住,几乎跑出来多半个。

老刘看的眼睛要冒火啊,要是特么握在手里揉搓能爽死啊,妖物顶着裤裆难受。

“刘师傅,你就帮帮我嘛……”任丽丽说着抖抖胸,一下勾住老刘的脖子,双脚快速夹住老刘的腰啊。

这特么暧昧的姿势让老刘要流鼻血,一股股的体香开始蔓延起来。

“好,那我就帮帮你,有得罪的地方你请原谅。”老刘这逼装的没谁了。

“刘师傅,你快帮我找找。”任丽丽又是一挺胸,这下好了,几乎挣脱蕾丝罩罩的猫咪在老刘面前晃动。

老刘答应着双手伸进任丽丽的胸里面去,老刘都要窒息了啦,好软,好热啊。

“嗯……”任丽丽一翻白眼,轻轻呻吟一声,关键是被老刘大手摸得受不住,脑海里都是老刘妖物膨胀,狰狞的样子。

“任小姐,找不到啊,要不你脱了胸罩我给你找找,可能是很细很细的金属丝呢。”老刘眼睛真要冒火。

胸的风景太诱人了。

“刘师傅,你不会趁机揩油吧?”任丽丽嘴上这么说,心里已经乐开花了,她现在都迫不及待了呢。

感觉翘团上被老刘顶着,隔着超短裙都让她浑身酥酥麻麻,果然真是威武雄壮。

“任小姐,我都这么大年纪了,就算我有心思,我也力不从心,要不你自己找吧。”老刘说着推了一下任丽丽胸。

猫咪太软了,像棉花糖一样软,想想都让老刘流口水,真想办了她啊。

“刘师傅,我给你开玩笑呢,我摘了就是嘛。”任丽丽说着手往后,身体玩下一沉,瞬间妖物顶的她要出水了。

老娘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呢,你不想吃也得给你吃一次,最好让你吃一次忘不了!

任丽丽说着特么蕾丝胸罩脱了下来,老刘看的眼睛发昏,妖物更加厉害的往上一顶,任丽丽嗯嗯嘤嘤几声。

这特么酥酥的娇喘,差点把老刘骨头都散架了,尤其现在猫咪整个展露出来。

“刘师傅,你找呀。”任丽丽舔着嘴角,满脸骚里骚气,把蕾丝罩罩在老刘眼前晃来晃去,来回的摇摆着。

“好,我找……”老刘拿过来蕾丝罩罩,一股体香扑鼻而来,老刘真特么要舔一舔,更想裹住妖物来一发。

可是也不能表现的太过分,毕竟林雪的闺蜜呢,任丽丽万一告诉林雪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老刘忽然感觉妖物上有双小手在翻动,低头一看,任丽丽不知道怎么着已经跪在他身前。

摸上了他妖物,双手抱着,那双贪婪的眼睛,嘴角都有亮晶晶的口水……

这特么一低头,老刘又看见猫咪在晃荡,哎哟,他真不了啊。

虽说玩过不少女人,但是想任丽丽这样的极品猫咪,老刘见的不多。

“任小姐,你干嘛?”

老刘那特么还有心思找蕾丝罩罩啊,任丽丽更没有心思呀,满脸通红,眼睛一

 


眯,嘻嘻溜溜的舔着嘴角。

“刘师傅,我想……”任丽丽不愧是玩男人的高手,一边说着一边把一根手指头插进嘴里,进进出出。

老刘能不明白她想干什么啊。

“任小姐,你想什么,你告诉我,我能满足你的意思。”老刘还特么装逼呢。

“刘师傅,我想你下面的那东西……”任丽丽已经娇喘吁吁,妩媚着直接扑到老刘身上,猫咪一下子顶着老刘胸膛。

一只手已经伸进老刘裤裆里去,触手之间,那种强大让任丽丽浑身热了凉凉了热,扭动身子直接推着老刘到墙上。

“刘师傅,你给我吧……”任丽丽上面的手翻动,下面特么也不闲着,抚摸着猫咪,嘴里嗯嗯唧唧起来。

老刘这下把持不住啊,特么,今天先上了你再说,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一个转身,老刘把任丽丽摁在墙上,任丽丽发出更加诱惑的呻吟,单腿着地,另外一只手勾住老刘的腰。

“快……给我……”任丽丽迷醉了,腾出一只手胡乱扯着自己的衣服,另外一只手一直没有离开老刘的妖物翻动。

哗啦!

老刘裤子被解开,任丽丽比他还麻利,扯开了下面小内内……

“师傅,走啊,吃饭去……”

忽然的一声,老刘气的都要揍死他徒弟,你特么什么时候来不行啊,这特么都要临门一脚,提枪就上了啊。

“任小姐,不行了,我徒弟来了。”老刘赶紧推开任丽丽,胡乱的提上裤子。

“什么狗屁徒弟,耽误老娘的好事……”任丽丽就是再想,来人了,她总不能表演给人家看吧,骂着慌乱的整理衣服。

“知道了,我这就来……”老刘说着走出房间,妖物都要咬死他。

老刘从前面走,随后任丽丽就跟了出来,憋的满脸通红,使劲夹了夹双腿,那里可不是溢出来一星半点的水啊。

“师傅,还去以前那个饭店吗?”一个徒弟笑眯眯的看着老刘。

老刘都要打死他。

“刘师傅,要不我请你们吃饭吧,你们装修的真不错呢,我也想让你们帮我酒吧装修一下,就当堵堵你们的嘴唠。”

老刘特么都没说话呢,任丽丽先开口了,几个徒弟一瞅任丽丽这么漂亮。

当然愿意去吃饭。

“刘师傅,好不好嘛。”任丽丽挽住老刘的一只胳膊,撒娇,又是夹了夹双腿。

吃饭?

待会老娘吃的你不剩骨头渣子!

“那个……好吧……”老刘能感觉出来任丽丽说吃饭绝对是幌子呢。

说着几个人上了车,来到饭店,任丽丽坐在老刘身边,招呼大家点菜,不要客气,随便点,她吃什么都可以。

那是啊,她吃什么都可以,手呢,是不能闲着的,招呼大家点菜,在老刘裆部握着妖物,上下左右的翻着……

一顿饭吃的老刘那是热火朝天,哪哪都舒服,饭毕,几个人走出来。

“刘师傅,要不你跟我去酒吧看看呀,这里先让你的徒弟们装修着,我们好好的商量一下我们的事情呀。”

任丽丽咬着嘴唇,给老刘抛个媚眼。

“行吧,那走吧。”老刘说完招呼徒弟们去林雪家装修,他和任丽丽上了宝马。

一路来到酒吧,白天人不多,任丽丽哪等得了啊,拉着老刘老到九号包厢。

一进包厢,任丽丽疯了啦。

“老混蛋,快给我,我受不了啊,快快快滴,满足我,用你那东西狠狠地填满我这里……”任丽丽发狠似的,撕开衣服,瞬间一具白花花的女体,呈现在老刘眼前。

“任宝贝,我来了……”

老刘浑身冒火,这特么是你让老子上的,待会你可别喊疼……

酒吧门口,陈锋喝的有点多,摇摇晃晃走进来,他特么进来都没人搭理他。

“尼玛……你们狗眼看人低的东西……”陈锋喝的眼睛通红,指着大厅里的服务员张口就骂,一群混蛋的狗。

服务员就当狗叫了,陈锋是个什么东西,服务员明白的很,上门女婿呢你有能耐也行啊,你倒好屁本事没有,到处充大爷。

“丽丽……臭婊子哪儿去了……让她来给老子服务……”陈锋踉踉跄跄,醉眼翻腾。

服务员才不管,一个个走开,心里都暗爽啊,老板娘和一个老男人翻云覆雨呢。

“妈的,你们这些……狗……”陈锋也是郁闷到家了,刚才去了机场,本来想给林雪要点钱花花的啊。

结果被林雪说了一顿,不但一分钱没有拿到又遇上王总催债,陈锋喜欢赌博,欠了王总一大笔钱,自己找个饭店喝闷酒。

越喝闷酒越感觉活的窝囊,王总的钱还不上他明白什么结果,绝对的身体得少点东西。

越是这样他越恨林雪,心里特么都扭曲了,想着如何让王总睡了林雪替他还债。

如果王总睡了林雪,不但还了债还能和王总做生意,在王总睡林雪的时候他一边悄悄的视频,这样既能逼着王总给他更大的好处,还能说林雪出轨得到宾馆。

他都感觉整个计划天衣无缝,这样想着来到酒吧想y~b独家找任丽丽发泄一番,他感觉他下面那是牛逼了啊。

见服务员不搭理他,就摇摇晃晃扶着楼梯去二楼,他知道任丽丽喜欢在九号包厢。

与此同时,九号包厢里的老刘和任丽丽那是干柴烈火,任丽丽只是看见老刘妖物大,没有想到如此厉害。

“啊……使劲……”任丽丽浑身无一丝布条啊,一双大长腿被老刘架在肩膀上。

冲撞的任丽丽胸前ròu浪翻腾……

陈锋摇摇晃晃的上完厕所,突然的听见九号包间里面有动静,咋一听好像是老鼠咬玉米的声音,咔嚓咔嚓的。

转身就要走的,可是呢,又仔细一听,不对啊。

这次怎么换成是沙发咔嚓咔嚓的声音呢,好像还是吧唧吧唧的。

他妈的,这里怎么会有老鼠啊,这咔嚓咔嚓的声音呢,不可能是老鼠咬沙发,那么这吧唧吧唧的声音又是什么呢。

他好心塞啊,接着悄悄走过去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好奇害死猫啊。

可是,他每迈一步呢,声音都有变化,并且,还夹杂着噗嗤噗嗤的声音,随着他的靠近呢,就是激烈的啪啪啪声音,还有喘息声。

并且呢,喘息的厉害……

这他妈陈锋立马明白了,任丽丽在偷男人呢,这个臭婊子,把老子置于何地。

陈锋真想弄死她,可是,转念一想,阴笑的点点头,一个恶毒的主意冒出来,他还感觉这是天赐良机呢。

现代的网络那么发达,陈锋悄悄的来到门口,轻轻的推开一点缝隙,掏出手机。

往里面一看,看见任丽丽身体被老刘搞得像筛糠一样,陈锋浑身热的不行,顿感一股清流从下而上,顺着血管要爆。

此时呢,听着悦耳的小曲,再加上从任丽丽身体里飘出来的体香,还有男人汗味。

竟然让陈锋不知觉的摸着自己。

他的小脑袋瓜也是很灵活的,虽然愤怒的要冲进去,但是,一想人家任丽丽不是自己老婆啊,虽不是自己老婆,视频是证据。

任丽丽也算这个城市的名人了,哈哈哈哈,臭婊子,视频这玩意可是能让她身败名裂的,有了视频就可以敲诈她钱。


哎呀,妈呀,这也太厉害了,上下起伏,哼哼唧唧。

像他妈打井似的,陈锋拿手机的手都开始哆嗦了,这他妈撞击的力量,得有多少牛顿啊,要是老子这么厉害多好。

任丽丽极力的咬着嘴唇,不出声音,这次双手不再抱着老刘了,而是死死的抓着沙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