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杵直入莲花宫是什么意思|主人 不要再打花蕊了 我错了

金刚杵直入莲花宫是什么意思|主人 不要再打花蕊了 我错了

浪潮诗歌散文集 0

 刘海超哪里会给她这个机会?直接大力压住美少fu的臀部,一点不漏的搞了进去。

  黄诗雅的下半身抽了抽,心中虽然绝望,可身体的疲惫暂时盖过了一切,只能趴在床上无力喘息。

 文学



  搞了这么久,刘海超也和身下的这个美少fu一样疲惫,“咚”一声躺在了这个极品少fu旁边。

  整个房间一时安静,除了两人剧烈的喘息之外,再没有其他声音。

  休息几分钟,黄诗雅飞到外太空的神智逐渐回笼,感觉到身边这个外卖员沉重的喘息声,她本能的有些厌恶和恐惧,用尽全力撑起自己的身子,想尽量离他远点。

  刘海超能感觉到黄诗雅的动作,不过他刚刚彻底发泄了一次正是浑身舒爽的时候,并不想理会,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黄诗雅看这个粗鲁暴力的男人没有对自己的远离产生反应,干脆深吸一口气,用尽全力撑起身体,试图下床。然而双脚踏上地面的瞬间,她差点直直地跪了下去!

  原因也没有其他的,主要是刚才各种姿势都来了一遍,现在她的一双美腿正无力地颤抖着。而两腿之间地关键部位,更是除了酸痛和麻木之外,没有任何快乐的感觉。

  忍不住瞪了身后表情舒爽的外卖员一眼,黄诗雅艰难站稳,扶着墙往浴室去了。

  刚刚出了房门,她就莫名感觉下身和大腿根部有些酥痒……低头一看,黄诗雅简直立马就要晕厥过去!

  她现在下半身只有丝袜包裹着,可是丝袜的裆部早就被那个粗鲁的外卖员扯坏了,下身那条丁字裤的细线起不了什么作用不说,而且早就被自己亲手拨到了一边,所以她下身的关键部位被玩儿的红肿不堪的惨状根本没有丝毫遮拦。

  更让她感觉羞耻的是,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一丝白色的水痕渗了出来,正从丝袜上向下淌去,留下一丝耻辱又暧昧的痕迹!

  黄诗雅羞

  愤yu死,浑身也有了力气,几步来了浴室把那些耻辱的衣服脱了下来,淋浴则拿在手里上下冲刷,试图把那些痕迹冲洗干净。

  迟来的羞耻和愧疚包裹了黄诗雅,手上的那些粘腻的痕迹都变得烫手了。想着婚纱照里,老公对自己迷恋的眼神,又想到刚才的放纵和快乐。

  少fu黄诗雅捧了一把清水,试图掩盖自己的泪痕。

我可真虚伪!黄诗雅的内心咆哮着。

  “不过,今晚之后,这种事再也不会出现了。”很快,痛苦的黄诗雅开始自言自语地自我安慰着,“我只是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才一时沉迷……可是现在威胁已经没有了,以后我也不会再点外卖,所以这只是噩梦而已!醒了就再也不会再见了!”

  然而,再怎么自我安慰,她也无法否认:被热水冲洗而得到舒缓地身体,除了浑身的酸软之外,下半身不可言说的地方,也跟着浮现了一丝酥麻……

  至于卧室里的刘海超,则是得意得很。

  先是看着少fu黄诗雅拖着快被自己玩儿坏的身子去了浴室,又回忆起刚才美妙的感觉,刘海超干脆铺开床上的被子,钻进了少fu和她老公松软舒服的真丝被子里面。

  “嘿……这滋味,爽!”

  刘海超两手撑着自己的后脑,想着这时候来跟事后烟玩玩手机,怕是更爽……然后他才想起,烟应该在客厅,而手机自从洗了澡之后,就一直和衣物一起放在了浴室。

  这么想着,刘海超也是极不情愿的下了床,想去浴室找找自己的手机。

  还没等他下床,刚刚洗完澡裹

  着浴巾的黄诗雅已经走到了门口,浴巾还是一如既往的短小,紧紧裹住关键部位而已,上面露出深深的沟渠,下面的大长腿也是一览无余。更绝妙的是,这个美少fu露出的皮肤上,全是被自己或咬或掐,搞出来的红红紫紫的痕迹,一看就是被玩儿投了。

  黄诗雅看到刘海超的动作,有些警惕:“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刘海超有些好笑,“你觉得我想干什么?干你?”

  “你!”黄诗雅害怕地后退了半步!刚才她查看过自己两腿之间的那处,早就被蹂躏得红肿不堪,一摸就酸痛,根本受不住再来一次了!

  “哈哈!”刘海超自然知道黄诗雅受不住了,得意一笑,直接下床,两手一手抓上一手抓下,对着这个极品少fu的rurou和臀rou都大力揉了几下。

  “嗯啊……你……”因为刚才搞过,上下都还敏感酸痛的缘故,黄诗雅忍不住皱眉哼出了声。

  “行了!”刘海超最后对着这个美少fu的翘臀大力一拍,笑道,“就是你想,我刚才也才搞过你一次,好歹也要让我休息休息吧?”

  “我去拿一下我的手机,刚刚那么久,我都忘了我自动接单的开关有没有关了,要是自动给我接个七八单全部超时,那我还不得哭死?”

  刘海超毫不在意地挥挥手,就准备去浴室拿自己地手机。yb独伽

  在他提到手机的一瞬间,黄诗雅显得有些紧张,她本来想找借口让刘海超忘记手机的事,好避免自己把那些照片删了的事实被发现。

  不过转念一想,黄诗雅也稳了稳心神,逐渐放松下来。

  毕竟也不可能真的不让这家伙一直不拿到他的手机,自己要是阻止,反而让人起疑。而且,里面东西已经删了,这个男人哪方面虽然厉害,估计现在也没有其他精力动那些歪脑筋……更重要的是,据她观察,这个男人对电子产品应该没有那么精通,发现照片被删的可能xing很低。

  想到这里,黄诗雅赶紧打开衣柜掏出一件长袖长裤的纯棉睡衣给自己换上,避免那个老男

  人又对自己做什么。

  就如黄诗雅所想,刘海超对手机这东西并不了解,平时也就聊聊微信、接接单什么的,根本没有发现手机被人动过。而且,他也根本想不到这个好像已经完全对自己臣服的少fu,竟然敢做这种事。

  拿起手机,刘海超看了眼时间,此时早已是十点过将近十一点,而且也没有未处理的订单,算是松了口气,拿上衣服,又去客厅拿了自己的烟,这才回到卧室。

  看着已经在穿上睡衣躺在床上的美少fu,刘海超那是相当满意,准备再次爬上床揩几把油再说。

  而少fu黄诗雅则看他的神色出了好色以外没有其他异常,松了口气的同时忍不住皱眉道:“今晚来了这么久,已经够你过瘾了吧?我真的已经累了,只想休息……再来的话,我身体真的会出问题的。”

  “而且现在这么晚了,我明天还要早起上班……算我求你,你就先回去行吗?”

  刘海超准备上床的动作一顿,干脆站在床底下,给自己点了跟烟抽上,审视着躺在床上的这个美少fu。

  其实连续搞了两次,刘海超确实没有太多冲动了,最多也就是揩油,或者用手玩玩这位极品少fu……不过,如果在这边睡一晚,保不齐弟弟弟媳,尤其是弟媳会发现问题,到时候自己再想跟弟媳有进一步发展,怕是就没那么容易了。

  而且,适当满足这个少fu的要求,有利于两人关系长期发展……


  思来想去,刘海超掐灭手上的烟头,答应了黄诗雅的要求:“行,那我今天就先回了。不过,以后我什么时候玩儿你,在哪玩儿你,都得听我的。”刘海超补充道。

  黄诗雅现在是真的累得不行了,而且她也没想过以后再跟这个送外卖的能有什么关系,只是听说他要走了,就赶紧点点头:“我答应你,你快走吧。”

  “这么爽快?那感情好啊。”刘海超吹了声口哨,穿起了自己的衣服。

  不过他怎么可能这么快放过这个美少fu?

  离开之前,他忽然回头,盯着床上身材火

  的少fu黄诗雅:“唉美女,我让你这么爽,你跟我说声谢谢吗?”

  黄诗雅原本已经松了口气,听到这人的话浑身就是一阵颤抖。心理煎熬着,最后还是想让这个送外卖的赶紧离开的心占了上风。

  她缓缓张开xing感的红唇,咬牙切齿道:“谢谢你。”

  “谢什么?”刘海超掏了掏耳朵,“不会谢啊?我教你:谢谢我把你搞得这么舒服。”

  黄诗雅的脸颊剧烈地泛上绯红,身体颤抖,呼吸急促,隔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开口:“谢谢你把我搞得这么舒服……”

  说出这话地瞬间,强烈地羞耻让黄诗雅的下半身再次渗出一丝汁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