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兔子乖乖无删减|人家还想要

小兔子乖乖无删减|人家还想要

浪潮诗歌散文集 0

我猜很有可能会是在那儿。”她说。
“老母亲病得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女儿却叫一个外人去家里偷钱,厉害呀!刘静,哥以前真是小看你了。”孙磊冷笑道,他从没那么看不起过一个那女人。

 文学

刘静心里也不是没有挣扎过,只是她坚持认为王芹既然亲口说那笔钱属于她,那么她只是拿回自己应有的东西,压根不算是抢。至于孙磊,谁敢说他把那笔钱找到之后就会乖乖双手奉上交给刘静呢?

“那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毕竟我回去还得好好想一想该怎么帮你偷钱,忙得很,没什么事也不用再联系了。”孙磊的讥讽让刘静突然有点抬不起头来。

“喂!那你还会帮我吗?”

孙磊觉得这年头真是本末倒置了,明明是刘静有求于人竟然还这么凶。

“会,但不是为了你,是为了你们全家。假如让我找到了那笔钱,我会先用来给你妈付医药费,这没问题吧?”

刘静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还有,我想告诉你,你根本就不是你妈亲生的!”

“什么!不可能!喂,你给我说清楚!”

孙磊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出,隔着那扇防盗门也能听见气急败坏的刘静在砸东西和破口大骂。

闹剧,人生就是一场无时无刻都在上演悲欢离合的闹剧,孙磊暗自在心里感慨。

虽然他大概知道了可以从哪里下手找到那笔钱的下落,但却不想再贸贸然地去刘敏家,毕竟他们现在的关系已经闹得这么僵。

准备来说刘敏也还没离婚,这码事自己也不好直接怎么管。

孙磊独自在街头徘徊了半个小时也不知道该上哪儿,最近爱情事业双失,自己这么一个孤家寡人还真没地方去了。

自从上次什么不正当关系被贴了大字报之后他的名声也一落千丈,现在想正经找家学校或者补习班某个差事儿也不容易,也就只能随便接点私活儿了。

前面不远处就是刘敏公司,孙磊突然想起自己前天翻窗用灭火器把她救下的情景,既惊险又温馨,好像香港电影里面的古惑仔一样。

来都来了,那干脆就上去看一看吧。细想想,孙磊这才第二次上刘敏公司呢,可惜早就已经宣告破产了。

由于这座大楼本身有点旧,再加上是周末,整个楼里没什么人,倒显得有点诡异,阴森森的。

孙磊走近一看,公司大门紧紧关着,而且看起来还是一把新锁,用一般的铁丝根本划不开。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天他把刘敏从那群小混混手里救出来之后就马上拼了命地往外跑,那几个怂货虽说是中看不中用,倒也小跑追了几百米。

反正混混就是混混,走之前肯定不会帮忙把门给锁上,人家是来讨债的,不是来学雷锋的。

那会是谁呢?孙磊想想心里突然感觉有点后怕,不是因为他怕鬼,而是因为他觉得背后还有解不开的谜团。

孙磊又在整层楼里晃悠了一圈,终于在一个天台旁边的发现了一道铁闸门,铁闸门是虚掩的,实际上是一个可以通往里间的小入口。

他又惊又喜,那种感觉就像是逃课学生偷偷翻越围栏回宿舍却没被发现的激动和兴奋。

但从这扇门进去之后却是一条不见日光的小巷子,孙磊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总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有个人冒出来拍他的后背。

“喂!你是谁!来这里干嘛?”

是一个那女人的声音。

孙磊从来就不相信这个世上会有鬼,要是被妩媚性感的女鬼纠缠上说不定也会是一桩桃色美事,只要不让自己精尽而亡就行。

“我是谁?那你又是谁呢?”孙磊头也不回地说,只是停下了脚步。

“我是这公司里的老员工了,没事儿回来找找东西,倒是你,一看样子就知道是生人。”那女人的声音甜美娇俏,虽然达不到女鬼级别的窈窕,但听声音就知道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美女。

孙磊转过身,这美女身穿一袭洁白的百合绣花连衣裙,不仅瘦弱得很还面无血色,这么突然间出现在这里确实也够吓人的了。

“找什么东西?这公司都破落成这个样子了,难道还能从地下挖出金矿来吗?”孙磊讪笑着问道。

因为他觉得这那女人已经被自己脸上的慌神给出卖了,显然给人一种干坏事心虚的感觉。

那女人气鼓鼓地在鼻孔里粗喘了一口气,却没多说什么。

孙磊抬头一瞧,小过道右边的一间办公室里不仅亮着灯而且还收拾得格外整齐,和外面杂物扔满了一地的狼藉形成鲜明对比,看来这事儿肯定不一般。

“挺干净的办公室呀?我能进去借个洗手间吗?”

还没等那那女人回话孙磊就已经贸然地闯了进屋,因为他想进去看个究竟。

“喂!我没让你进去!”

孙磊一进屋就能感觉出来这里以前应该是个比较机密的地方,地上放着五六个大大的铁柜不说,光是钥匙就得有几十串,而每一串钥匙对应的应该就是一整个比人还高的大铁柜子。

“你上好了洗手间就赶紧给我滚出去,不,应该说滚出这层楼。公司已经破产,能卖的也已经卖了,半枚硬币都不会留下。”那女人翘着二郎腿坐回到大班椅上,一边还没忘对着洗手间里大喊。

坐在马桶上的孙磊一直在想该怎么争取时间,他心想如果自己能找机会把钥匙拿到手打开铁柜,那一切就都好办了呀!

“咳咳……不好意思啊!我有点便秘,时间比较久。”孙磊憋足了全身的劲儿放了一个又响又臭的长屁,隔着门都能把那那女人熏得想吐。

“我靠,臭死了!你是吃石头了所以才拉不出来吗?这都十几分钟了!”那女人不停地催促。

“快了,马上!人有三急嘛,姑娘你这么美就当是行行好了。”

孙磊嘴跟抹过蜜似的,说起哄那女人欢心他虽然不是最在行。但毕竟是三十大几的半老头儿了,一些嘴皮子上的小把戏还是能够信手拈来的。

又过了十分钟,孙磊好不容易终于“恋恋不舍”地从洗手间里出来了,但他就是不愿意离开,依然是原地杵着。

“又怎么了?拉也拉干净了,还舍不得走吗?”那那女人一脸的嫌弃和鄙夷,在他眼里孙磊就像是一个无赖,比人人喊打的那种过街老鼠还要可恨。

孙磊灵机一动,发现自己还有一张王牌可以使出来,那就是温情牌。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上来这里吗?”他含情脉脉地盯着那女人说,“因为,这座大厦曾经是我和我前妻相恋的地方。”

“什么鬼?去去,老娘没工夫听你瞎编什么浪漫爱情故事,快点走就是了。”那女人摆摆手,样子极其不耐烦。

她全程都目视着电脑屏幕上的数据,看起来非常急躁,像是遇见了什么大麻烦。

好不容易才有了新发现,按照孙磊从小就喜欢冒险猎奇的性格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轻易让机会偷偷溜走的。

有没有办法能让电脑屏幕向外面转过来一点呢?哪怕只是一点点,只要让自己能看见上面写的是什么,说不定就能让整件事都迈进一大步了,孙磊心想。

“你真的不信吗?这东西很灵的,姑娘你还年轻,有些东西不能轻易冒犯,否则……”孙磊神神叨叨地呢喃着。

突然,“哎哟喂——好疼,这是真想把我给摔死的节奏呀!”孙磊揉着屁股说,他刚才故意把身子侧过去,这一摔就刚好把屏幕稍稍向外拉出来了一点。

“瞧,你才刚说不信邪我这就马上摔了一跤,肯定是因为我那在天上死鬼老婆听见了。抬头三尺有神明呐,以后这种话还是少说吧,要不然待会儿摔得头破血流的就很可能是你了!”

孙磊说得有鼻子有眼,那女人虽然不搭话,但样子显然没有一开始的时候那么淡定了。

人家都说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也不惊,可这和公司破产挂钩的财务里哪一个没干过一星半点亏心事儿的?正常人随便用个脑子想一想也就知道了。

而且据说公司之前的效益一直都还不错,不为别的就为有王芹盯着。但这几年王芹的肾病越来越严重,甚至有发展成尿毒症的态势,所以渐渐地也就力不从心了。

而金宇平时不管在家还是在公司都是目中无人、习惯了呼风唤雨,刘敏人老实还得忙着管孩子管老人,公司新换的财务哪怕是做了手脚她也未必能知晓。

“说什么呢?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做亏心事了!你什么都不懂也敢在这里胡扯八道,让你滚你不滚,留着这里继续缅怀就能让你老婆活过来了?”那女人生气地吼着。

但她的怒火却在无形中给了孙磊激励,因为这说明自己说中了呀,否则她愤怒什么?怕就怕她默不作声,对孙磊的话完全置之不理,这才拿她没办法呢!

孙磊想尽量靠近屏幕看个清楚,但无奈他的金丝眼镜刚才被刘静打歪了,现在也不好意思取出来戴上。

以孙磊这个特级数学老师专业的眼光判断,这屏幕得至少再歪上个30°他才能看个清楚。也就是说,还要继续耍点小把戏。

瘫坐在地上的孙磊悄悄把手伸进了桌子底下……

“啊——天哪!”那女人尖叫的声音把孙磊吓了一身鸡皮疙瘩,这是他干的恶作剧,当然是想偷笑又不好意思笑出声来了。

“我的天哪!不会真让你说中了吧?这么邪门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我的身上?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那女人以为自己真撞上鬼了,因为乱说话才会无缘无故地突然从椅子上摔倒在地。

孙磊真心觉得好笑,这那女人笨得要命,敢做坏事就别怕鬼啊,缩头缩脑、畏首畏尾的还想做假账?

他老婆是在很多年前就驾鹤西去了,但根本没有来过这幢什么又破又旧的大厦,她一直在美国给自己的一双儿子当陪读妈妈呢!

那女人之所以会摔倒只不过是因为孙磊拉了一把她坐的椅子,然后就是因为自己心虚了。反正心虚也好、怕鬼也好,不管是什么原因,孙磊现在可以趁势乘虚而入就对了。

他走到桌子后面温柔地把那女人扶起来,看样子她还摔得不浅,自己下手有点重了。

“你没事儿吧?别慌啊,一般有鬼的地方是因为阴气重,我那死鬼老婆生前最听我的了,只要有我在她是不会伤害你的。你看我这么健硕,阳气妥妥地够啊!”孙磊拍拍胸脯说。

确实在他这种年纪的半老男人里自己不管是身材还是模样都算是保养得不错了,否则刘敏和其他那些那女人一个个的怎么看得上他呢?在这点上他对自己还是颇有信心的。

“疼,我屁股好疼……哎呀!”那女人扭动着屁股,一边双手合十说,“天灵灵地灵灵,土地公公太上老君,我可什么都没干呐,千万别找上我,我上有老下有小啊!”

看她一脸惊慌失措、面如土色,孙磊都开始有点愧疚了,毕竟自己不是那种完全不懂怜香惜玉的野蛮男人。

“你试一试还动得了吗?不行的话我抱你吧,看你这么瘦,没问题的。”孙磊迟疑了一会儿,问道:“对了,我该怎么称呼你啊?”

“你问这个干什么?”

“不……不为什么啊,我只是在想回去给我老婆上香的时候特别叮嘱她别缠上你而已。”孙磊灵机一动,看来就是得把鬼神之类的东西搬出来才能唬得她。

“我姓金,叫金铃铃。记住,是风铃的铃,不是玲珑的玲。”

“嗯,好,我记住了,晚上回家会和她说的。”孙磊回答。

金铃铃,这个名字他在心里记下了,要是到时候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回头也可以告诉刘敏去。

“那你是这公司里的财务吗?我看着这里就像是财务室呢!”他又继续有意无意地打探。

“喂,你为什么话这么多,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不行,再这么跪坐下去我的腿都得麻了,赶紧起来才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