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修改器系统H|校服进入稚嫩h

万能修改器系统H|校服进入稚嫩h

浪潮诗歌散文集 0

 唐晶晶慌乱了一下,才抿着唇问:“什么意思?”

    许星渔说:“意思就是,我现在公益时达标了,可以评奖学金了呀。之前也不知道公益部那边是怎么回事,老师给纸质证明盖章,只除了我的没盖到,被漏下来了……”


 文学

    她说着,还打量着唐晶晶。

    唐晶晶心里一阵慌乱,却道:“这事我也听班长说了。”话音一转,“那你怎么又忽然够公益时了呢?”

    许星渔:“当然是因为我参加了不止这一个公益活动呀。”她眨眨眼:“不会有人真的以为这样我就评不上奖学金了吧?”

    唐晶晶:……

    陆敏也说:“就是啊,有些事,人在做天在看。还是不要做缺德事的好。”

    唐晶晶阴阳怪气一句不知道什么,就转身出了门。

    陆敏就对许星渔说:“我看,这事没准是她干的。刚刚一时半会的只想到郑秋雨,却没想到唐晶晶她也是公益部的干事,虽然不如郑秋雨强,但没准也在里头做了手脚,不然她怎么会这么说。”

    许星渔也觉得唐晶晶有嫌疑,光从她那几句话就显得有些奇怪了。唐晶晶想要让许星渔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那是不可能的。毕竟,许星渔其他的小打小闹都可以忍,之前唐晶晶偶尔的阴阳怪气和针对也没什么,但是这次涉及到了奖学金,许星渔就不想忍了。

    到底是朝夕相处的舍友,她要是真的干出这么个事了,许星渔也觉得胆寒。

    要抓到证据,还比较难。

    第二天,数学学院的奖学金审查工作结束,在官网上公示了暂定的排序,许星渔是一等奖的第一位,绩点4.2,综绩4.5,实实在在的第一名。

    公示期内,如果有师生有异议,可以发邮件给学院说明情况。

    不过一般都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许星渔特意看了一下,唐晶晶也是一等奖,第三名。

    既然两个人同处一等奖,按照人数算,不管许星渔会不会被拉下马,唐晶晶都能拿到一等奖。那自己对她来说应该也没有威胁。

    许星渔是切切实实的迷了。

    当然,还是那句话,到底是朝夕相处的舍友,没有十足的证据,她不会把她捅到人前,让唐晶晶没脸。

    她知道唐晶晶家里对她不好,她有个弟弟,家里人都偏爱,所以她只能靠自己。

    许星渔决定去试一试她。

    直接问肯定没戏,但她可以诈一诈她。

    许星渔在出数学学院大楼的时候,刚巧见到了唐晶晶,就对她说:“刚才听班长说,公益部的老师听说自己漏掉了我的纸质证明没有盖章,很是奇怪,已经叫了人去查了。不是老师漏掉我的,那就是其他人做的。真不知道是谁弄的恶作剧,害我差点评不上奖学金。”

    唐晶晶眼睫毛一颤:“你现在不是都已经评到一等奖了么,还是第一名。有必要追究这些么?”

    许星渔似乎是惊讶地看着她:“要不是我自己做了充分的准备,那我就倒大霉了。换了你你能忍?当然要查清楚。公益部的老师还通知我待会就去那边看看情况。”

    唐晶晶想到自己之前做的事,立刻慌了:“星渔……”她拉着她到偏僻无人的一个角落里,才讪讪道:“其实,是我漏下了你的证明。”

    许星渔心里一定,果然。看来没冤枉她。

    唐晶晶解释道:“那天我在办公室干活,刚好老师让我拿去盖章,你的那一份放在最下面,我可能给漏了。其实昨天得知你公益时不够的时候,我也很震惊。”

    “是么?”许星渔玩味道,“原来震惊就是‘星渔啊,听说你公益时不够啊,评不上奖学金了?真是可惜诶’?”

    唐晶晶:……

    许星渔真是缺德他妈给缺德开门——缺德到家了。她这语气,惟妙惟肖的,和她昨晚的调调都一模一样。

    许星渔还补刀呢:“那我可真是大开眼界。”

    唐晶晶:“其实我也是关心你呢。”

    许星渔就奇了怪了:“既然你知道是你漏了我的证明,为什么昨天回宿舍不说?”

    唐晶晶:“额……我当时也不知道漏下了你的,昨天发现的时候我也很不好意思,更不好和你开口,怕影响我们的舍友感情……”

    许星渔眼带嘲讽。

    唐晶晶也住了嘴。是啊,她们又有什么舍友感情呢?

    许星渔直接吹起号角,她低声问唐晶晶:“你其实是故意漏了我的吧?”不等她反驳,就接着说:“你嫉妒我。不过我有一点不明白,我就算拿不到奖学金,你也照样是一等奖,我拿不拿不能影响你,你为什么——”

    “许星渔!”唐晶晶已经不再掩饰,“你一直都这样,你永远都这样。一副高尚善良的样子,好像一直活在小时候的天真。是,你确实影响不了我。但我就是单纯不想让你拿奖!”

    深恨别人过的比自己好,这就是唐晶晶的心态。甚至,她根本见不得许星渔好。

    许星渔不知道怎么,神情居然变得有些平淡。

    唐晶晶问:“我说了实话,你还想怎么样?”

    她笃定了这里并无旁人,才敢宣之于口。

    却在看见许星渔手里握着的小小MP3时大惊失色:“你、你居然录音?”

    许星渔当然早有准备。她不会让自己陷入险地。猜测至今,她对唐晶晶的信任也已经很低,对她的人品更是有些想法。

    “做错事的人是你,我不能录音么?”

    唐晶晶这下彻底慌了,她不能被许星渔举报到学院老师那里去,不然就全都完了。她的奖学金要没了,她的前途要惨淡,她会面临处分,不管多小的处分那都是处分。她自己亲口承认了,那就是证据。

    唐晶晶祈求地拉住许星渔的手:“星渔,我也是一时想岔了,才会这么做的。求求你不要告诉老师,我会疯掉的!”

    她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许星渔轻声道:“可是,你这事要是做成了,我会怎么办,你想过么?”

    她从来不会主动将自己的过往袒露出来,穷不是什么罪,她也无需他人同情。但是,“这八千块钱奖学金足以支撑我的学费,我没有爸爸妈妈了,你真的不知道这笔钱对我来说是什么意义么?”

    唐晶晶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错了。我对不起你。星渔,你不要告诉老师好不好,他们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告诉我爸妈,他们会打死我的。”

    她长篇大论,絮絮叨叨自己的原生家庭是如何苛待自己的、对弟弟的偏爱、对自己的忽视和冷漠,这些话许星渔和陆敏都早已听过千八百回。和许星渔不同,唐晶晶非常喜欢在宿舍公开自己过去二十年的惨淡人生,仿佛一定要在别人的鼓励同情和关心安慰中才能汲取到一些力量,才能证明她对家庭的厌恶是情有可原的。

    其实许星渔非常理解她过去的痛苦,重男轻女的家庭确实太伤人了,但是这不是她作恶的理由呀。

    但她也不想把唐晶晶往绝路上逼。她小时候听老师讲“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时候非常不理解,甚至想,谁欺负我我一定要欺负回去呢。谁爱退谁退,反正我不退!

    但是长大了就明白,有些时候还是有点道理的。比如现在,她对唐晶晶说:“我可以不告诉老师。”

    唐晶晶抹一抹眼泪,感激涕零:“谢谢你,星渔。我以后在对你不好,我、我不是人。”

    许星渔垂眸:“你换个宿舍吧。我想过和你做朋友的。我们可能实在合不来。”

    唐晶晶怔住了:“星渔……”

    许星渔当着唐晶晶的面把刚才的录音给删了。她点了点头,表示“就这样吧”,就离开了。

    唐晶晶也该吃够教训了这一回。

    唐晶晶果然很快申请了搬出宿舍,换到另一个宿舍去了。而这个宿舍也没有再进人。唐晶晶收拾东西搬离宿舍的时候,许星渔和陆敏都没有说话。

    陆敏从许星渔口中得知,还真是唐晶晶干的好事,火冒三丈,恨不得打她一顿才好,对唐晶晶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唐晶晶收拾最后一趟的时候,对坐在位置上的许星渔说:“对不起。”

    她又低声说了句:“其实我也想过和你做朋友的。”

    门轻轻的关上了。

    许星渔回想那句话,觉得五味杂陈。

    陆敏其实还是不理解,为什么许星渔要放过唐晶晶一马,因为许星渔在陆敏眼里并不是任人欺负的包子。唐晶晶做错了事,就应该让老师知道,给出公正的处理。

    许星渔说:“我最近在小破站看罗翔老师的视频。学到了一句话,其实人性中都有一些幽暗的成分,有些人能收敛住心中的恶念,有些人却做了出来。唐晶晶是做错了,但是我其实也能明白她在想什么。”

    她嫉妒她的天真,她嫉妒她能在同样穷的情况下保持一份本有的善良,所以见不得她好。她自知心中幽暗而不收敛,终于做出了恶果。

    许星渔自嘲的笑一下:“其实我也没有那么高尚,我只是怕我惹急了她,她做出什么更不理智的事而已。”当然,如果唐晶晶能吸取这个经验,以后三思而行,那就更好了。到底同窗一场。

    她也不会盼着她不好。

    陆敏抱住她的肩膀:“好啦。她现在也不和我们一起住了,矛盾也少了。才不关你的事呢。”

    许星渔心道,这也没错。

    陆敏之前还害怕许星渔会东想西想,觉得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有哪里不好才惹得唐晶晶对她“下此毒手”的。这个世界上,总是好人追究自己的过失、一味反省,坏人高嚷自己的无辜。

    好在星渔不用她担心,她根本没有这样的想法。她明是非,知进退,陆敏觉得自己的大学能认识这样一个好朋友,真的能学到很多东西。

    陆敏还是有点不放心:“以唐晶晶的人品,这事过后不会反咬你一口吧?比如污蔑是我们合力把她排挤出宿舍的,而你已经把证据删掉了,也没办法告诉老师了。”

    许星渔想起唐晶晶告别时说的话和眼神,应该不会吧。

    不过她其实也是自私的人,防人之心不可无。她拿出那个MP3,调出页面给陆敏看,“我没删。”

    陆敏:!!!

    还当星渔是个傻白甜!人家根本不是,早有准备。

    “你当时删的是别的录音?”

    许星渔说:“是啊。她不是第一次针对我,要是转头诬陷我,也是麻烦事。只要她风平浪静地过了这三年,毕业我就把录音删了。”

    她已经放过唐晶晶一次。也有一定的底线,只要唐晶晶不要再对她做损人利己的事,她就不会怎么样。

    陆敏点点头:“你做得对。”比较一下许星渔和唐晶晶两个人的人品,她还是更相信许星渔的。

    奖学金的公示期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过去了。许星渔确定自己获得A大优秀学生一等奖学金(虽然奖学金还没有那么快到手),并被学院推荐为国家奖学金候选人。

    这是她近期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许星渔不是高调的人,不想为此事特意发一条朋友圈,晚上从图书馆回去的时候,手随心动,又写下了一张便利贴,按在了心愿角。

    她笑眯眯地走了。

    其实,只要她一回头,就会看见男生站在她不久前还在的位置,望着她的字微微一笑。

    裴矜和许星渔不一样,并不是天天都来图书馆的人,他窝在实验室做实验,或是在宿舍也可以学习,并不一味追求图书馆。今天也是巧了,刚好到图书馆来还书,就见到了许星渔的背影。

    他看着略带得意的话语,失笑。

    一次是巧合,两次也是巧合,这么多次呢?

    原以为是陌生人,不过是几面之缘,生活中有过几面之缘的人不是多了去了,却终究会在印象中越来越淡,淡成水墨印子,消散在根本无人记得的时光里。

    许星渔给他的印象是很好,但不足以他像现在这样,看着她寥寥一行字就笑了出来。

    他的感情观基于小时候读过的名著、看过的动画片和被亲妈逼着一起看的九点档电视剧。他觉得《神厨小福贵》里小飞蝶和小福贵的感情就算是爱情,但是《虹猫蓝兔七侠传》里的虹猫和蓝兔之间就不算爱情。

    他也曾划分过感情,和佳肴一样,有清淡的、也有浓油酱赤的,感情在他看来也分为热烈的和清淡的两种。他虽然母单至今,也觉得自己要是有朝一日谈恋爱了也绝对算得上清淡的那种。

    可现在。

    他或许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清淡。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