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刺激的人妻互换故事|啊宝贝你的又变大了

最刺激的人妻互换故事|啊宝贝你的又变大了

浪潮诗歌散文集 0

 裴封端坐在桌前,修长手指熟练敲打着键盘,他工作中状态和私下那种闲散的状态截然不同,认真又迷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

    沈喻扬出声数秒,男人看都没看沈喻扬一眼。


 文学

    沈喻扬心里咯噔一下,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裴封忽的出声,男人视线依旧在屏幕上,声音温淡,像一句寻常不过的问候,“沈特助,最近工作辛似乎很清闲?”

    沈喻扬闻言心跳骤然加速,他太熟悉这个语气了,顿时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裴总,我…我最近还挺忙的。”

    裴封这才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再开口时,男人依旧是温温淡淡的,“是吗?还能忙里偷闲的和段铭聊慈善晚宴的事,沈特助好精力!”

    沈喻扬是有苦说不出,慈善晚宴那晚,裴封放了段铭鸽子,段铭晚上忽然打了个电话给他,问裴总身边的女人长什么样。

    段铭下意识就以为裴封告诉了段铭女伴的事,就一五一十把找女伴的事告诉段铭了。

    结果段铭听完,沉默了很久,语气很是震惊,还不忘无语地评价道,“找女伴?他的确有够幼稚的。”

    沈喻扬当时噎了一瞬,隐约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他当时一时嘴快,确实没想太多,在他看来找女伴这事虽不符合裴封一贯的作风,但也不算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可段铭却说裴总幼稚,明显是有什么他不清楚的隐情。

    “裴总,抱歉,当时段先生问我你身边的女人长什么样,我当时没想太多,以为他问的是你身侧的女伴,我就把你让我找女伴的事告诉他了。”

    现在想来,段铭当时问的,应该是唐珍珍才对。

    “这次就算了。”裴封只是提醒,并没有打算真的计较,女伴的事,也怨不得段铭嘲讽他,毕竟,他的分界线太清楚。

    沈喻扬心里松了一口气,又听到裴封说,“晚上和我去机场接个人。”

    —

    晚上8点,机场接机口人声鼎沸,唐珍珍穿着件针织毛衣黑色牛仔裤,身高腿长的,在人群里很是显眼。

    薄明霍拉着行李箱出来时,一样就看到了人群里那个高挑的身影,一袭栗色的卷发散在肩头,脸上干干净净,明明是清纯得不能再清纯的一张脸,却偏偏生了几分别样的蛊惑感。

    和周围的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出口不同,她此时低垂着脑袋,漫不经心的玩着手机。

    薄明霍长腿迈过去,站在唐珍珍面前,面前的人仿佛没有察觉,纤细手指还在屏幕上敲打,薄明霍气笑了,“唐珍珍,有你这么接机的吗?”

    唐珍珍正在回妈妈的微信,听到熟悉的声音,她抬头漫不经意应了一声,“哦,你到了,那我们走吧。”

    薄明霍长指一伸,不客气地弹了下她脑门,“我说唐珍珍,到底是你接我机还是我接你机?头一次见接机都不找人的。”

    “薄明霍!”唐珍珍触在屏幕上的手指一顿,带了些情绪地喊他的名字,“别动手动脚。”

    和额头处轻微的疼痛感涌上来的,是不受控制的记忆,那时,那人也总是以这样吊儿郎当的语气,轻弹她的脑门。

    她偶尔也娇嗔得喊痛,他逮着机会语带戏谑问:“那给你揉揉?”

    他那时候真的是坏极了,四下无人之际,冰凉的手探进去,糅的却不是她的脑门。

    薄明霍没错过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复杂表情,男人拉着行李箱,敛眸潇洒转身往前走,嫌弃道:“轻轻弹一下就嚷嚷,以前也不见你这么娇气。”

    唐珍珍快速给母亲回了消息,跟上他脚步。

    薄明霍这次回国行李不少,两个大大的行李箱,还有一个手提袋。

    出了机场大厅,薄明霍拿出手机,刚开机,就有电话进来了,大厅外人来人往的有些嘈杂,薄明霍看了眼唐珍珍,往安静的地方走,“我先接个电话。”

    唐珍珍早就注意到他行李有点多了,跟上来就在犹豫要不要帮他分担下,这会儿见他接电话,也没再犹豫,“行李给我吧,我先去打车去排队,你接完电话过来找我。”

    薄明霍也没和她客气,将行李箱递给她。

    薄明霍的手提袋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有点沉,唐珍珍将手提袋搭在行李箱上,拖着两个行李箱往前走,好在是平坦的马路,她拉着倒是不费劲,她拉着行李箱往街边走,肩膀忽的被人轻轻一拍,她回头。

    面前是一张三年不见的熟悉面孔,女人穿着件兔毛毛衣,马尾扎在脑后,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脸上的表示很是惊喜,“珍珍姐,真的是你,我第一眼差点没认出来,你变化好大。”

    唐珍珍会认识段夏雅还是因为裴封,段铭大学时和裴封是一个寝室的,因为段铭这个哥哥的关系,段夏雅大学里偶尔也会和几个人一起玩。

    “嗯,好久不见。”唐珍珍礼貌笑了下。

    段夏雅有点恍惚,三年没见了,记忆里那个温柔的姐姐似乎也变了样,黑长直变成了栗色的卷发,之前婴儿肥的鹅蛋脸瘦成瓜子脸了,五官更加精致了,她第一眼差点没认出来。

    段夏雅知道唐珍珍这三年一直在国外,瞥见她手里的行李箱,“珍珍姐你这是刚回国吗?”

    唐珍珍正欲回答,就撇见段夏雅身后那个熟悉的身影。

    机场大厅外人来人往的,他穿梭在人群里,是那种一眼就容易被注视到的存在。

    剪裁合体的西装套在男人身上,并没有那种严肃板正的感觉,他单手抄兜,懒懒散散的站在,在离她10米远的地方定定看着她。

    那眼神,温温淡淡的,却和上次在慈善晚宴那梳离的眼神不太一样。

    唐珍珍总觉得有点奇怪,又说不出这种奇怪来自哪里。

    段夏雅意识到什么,回头看向身后的人,想到什么,有点僵硬地道,“裴学长,珍珍姐回国了……”

    对于裴封和唐珍珍的过去,段夏雅也是见证者之一。

    在外人眼里,裴封那样的好学生,大概是谈起恋爱来,也是正人君子,遵循恋爱的循序渐进,规规矩矩的。

    可事实完全不是如此。

    偶尔几人一起出去玩时,他会亲昵地覆在珍珍姐姐面前耳语,珍珍姐那时脸皮是真薄,顿时脸色绯红,始作俑者像是完全察觉不到珍珍姐的窘迫,旁若无人的将珍珍姐往怀里带,嘴角的笑容很坏。

    连色气,都色气得坦坦荡荡。

    那时,也只有在唐珍珍面前,他才会露出那样焉坏焉坏的一面。

    裴封目光穿越人群,落在唐珍珍身上,替唐珍珍解释道,“她回国已经有段时间了。”

    段夏雅明白过来,眼神在裴封和唐珍珍身上扫一圈,“你们…是已经见过面了吗?”

    裴封淡淡嗯了一声,迈着步子朝她们走了过来。

    唐珍珍没心思和她们叙旧,“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刚准备转身离开,男人由远及近的声音就传来,“过来接你妹妹吗?”

    裴封说完,这才注意到唐珍珍身后的两个行李箱,眸色渐深。

    28寸的黑色行李箱,足足两个,压根不像唐可欣用的。

    唐珍珍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有些奇怪他为什么会这么问。唐可欣的工作特殊,的确经常出差,跟着艺人全国各地到处飞,不过裴封应该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才对。

    “不是。”唐珍珍否认道,也没多说什么。

    “去哪,我送你,这里不好打车。”裴封像是没看到唐珍珍的不欲多聊一般。

    “不麻烦裴总和段小姐了。”

    “不麻烦。”裴封就站在距离她不到一米的位置,淡淡道,“反正又不是我开车。”

    唐珍珍:……

    30米开外的街边,驱车而来的沈喻扬出现得很及时,裴封挺拔的身影刚好挡住了唐珍珍,沈喻扬下车直奔段夏雅,一把接过她手里的行李,“段小姐,我来吧。”

    段夏雅注意力还看着不远处的两人,她犹豫了下,劝说道,“珍珍姐,让学长送你吧,这里不好打车的,而且,你这么多行李,一个人实在不好——。”

    段夏雅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冷淡的男声打断,“谁说她是一个人了?”

    男人一出声,段夏雅和沈喻扬几乎是同时看过去,不远处站着个男人,男人模样清隽,气质斐然,戴着副银边眼镜,穿着宽松的毛衣黑裤,和唐珍珍的打扮莫名类似。

    裴封背对着薄明霍,听到声音他也没立刻回头,男人深邃的视线依旧落在唐珍珍身上。

    那目光像像穿越了迷雾,然后尘埃落定。

    不知道为什么,唐珍珍心里隐隐不安。

    薄明霍看着不远处的两人,忽的开口,“珍珍,行李拿过来,走了。”

    他这话是对着唐珍珍说的,目光却撇了此时此时已经回头的裴封一眼。

    两个男人四目相对,暗流涌动。

    唐珍珍无语的看了薄明霍一眼,男人两手空空的在那,目光还落在裴封身上,一点没过来拎自己行李的意思。

    真是大少爷气性。

    薄明霍是认识裴封的,唐珍珍刚到国外那段时间,他在唐珍珍手机里看到过裴封的照片。

    唐珍珍只以为他是好奇,没多想,见薄明霍出现,她拉上行李箱就准备走。

    手腕忽的被人掰开,她偏头,身侧的男人不知何时靠近,伸手直接一把挪开她手,飞快从她手里把行李夺走了。

    唐珍珍还有点懵,男人已经信步拉着行李箱出现在薄明霍面前,将行李箱往薄明霍面前一推,“薄先生的东西。”

    男人声音温温淡淡,听不出情绪。

    薄明霍是笑着的,可笑意不及眼底,“谢谢,裴总可真绅士。”

    真心道谢还是假意嘲讽裴封压根不在意,他表情四平八稳,“对珍珍而言,我可能是比薄先生好那么一点,毕竟,我不会让她做这些。”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