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怕三撩是哪三撩|单身越久的女人越是撩不到

女怕三撩是哪三撩|单身越久的女人越是撩不到

浪潮诗歌散文集 0

她是真的喜欢许星渔这个姑娘啊。负责、有耐心,还性格好,小泉也很喜欢她。

    只是出去听个电话而已,没什么的。

    许星渔就歉意地笑了笑:“那阿姨我出去一下。”

    走出房门,许星渔接了婶婶的电话:“婶婶。”

文学

    祝小春在电话那一头,语气一点也不客气:“星渔啊,你最近学业不忙吧?”还没等许星渔回应,就语速极快地自说自话,根本不给许星渔拒绝的理由:“你妹妹最近的数学退步好大,才考了70分,她物理也不行,才四五十分。这可怎么办啊星渔。”

    许星渔想了一想,堂妹许悠然属于那种对学习很不上心、自身悟性也不太够的学生,她曾经碍于叔叔婶婶的意思,给许悠然辅导过不止一次,也只是把她往上提高了一点点。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她自己不给点心,知识是自己学会的,她也没办法把知识灌输给她啊。

    “婶婶,她的老师怎么说?”

    祝小春说:“她老师们也是势利眼看人,根本不管悠然这样学习差的孩子,我怕悠然这样连一本都考不上啊!这怎么行?星渔,我们家出了你一个985的,总不能你是985,你的亲妹妹是个二本三本吧?这也说不过去呀。”

    许星渔:“……”

    这时候说是她亲妹妹了。许悠然“不小心”弄湿她爸妈留给她的相片时,可是说“你不过是借住在我们家的,我叫你声姐是给你脸,你别给脸不要脸。要不是我爸妈心善,你没准就去孤儿院了。”

    祝小春终于露出了她的目的:“星渔,反正你周末也没课,正好可以给悠然补补课,她准能有进步!”

    许星渔:……

    她佛了。她周末没课,没错,但是周末时间难道没有别的事情要做的么?当代大学生哪有这么闲啊?好吧,可能有些人很闲,但肯定不包括缺钱缺爱的她。

    婶婶的脸皮真的越来越厚了,怪不得上来就说她不忙。

    许星渔:“婶婶,我怎么给悠然上课?”

    祝小春:“你就当上网课啊,通过网络辅导不就行了?”

    许星渔眉心一皱:“网课可能讲不清楚……而且我自己周末也有事要做。”

    祝小春立刻呼天抢地起来:“老许啊,这就是你家侄女啊,亲侄女啊,我们养了她这几年,让她办点小事,她都推来推去的。她能忙什么事啊?忙着谈恋爱啊!”

    叔叔许宝柱果然是一直在旁边听着的,看来今天的事绝非婶婶一人的意思。许宝柱的语气要缓和不少,但内容依然是不容拒绝的:“星渔,你婶婶说话不中听,但叔叔确实只有你堂妹一个孩子,日后也指望她养老。你和她打小一起长大,现在都是独生子女,你们两个,和亲姐妹也没什么区别了。你帮帮你妹妹,好么?”

    许星渔心里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回头看了一眼虚掩着的门,尽量心平气和道:“叔叔,能帮的我会帮,不能帮的我也爱莫能助。我不是没有教过悠然,但我水平不够,建议您和婶婶还是请个好点的老师吧。”

    其实她想说的是,别指望了,许悠然无心学习,考几本都有可能的。但这话绝对不能朝着望女成凤的叔叔婶婶说出来。

    还没等叔叔婶婶在说什么,她就先发制人:“我还有别的事,先挂了。”

    祝小春听着嘟嘟嘟的忙音,发泄般的敲了敲桌子。

    “你的好侄女!”

    许宝柱也有些不满:“真不像话!她能有什么事?”

    祝小春之前提议让许星渔帮忙给许悠然上网课,就是为了省钱,给自己妹妹上课,还能收钱么?

    没想到这听话了几年的侄女,居然变得这么“不听话”起来。真是让他们恼火不已。

    许宝柱也没了主意:“要不,咱们还是给悠然就近找个好的大学生家教吧。”

    “不用钱啊?你当我不想?”祝小春对自己人开炮也很是厉害,“就你侄女,明明可以帮忙的,偏偏不帮,浪费咱们家的钱。”

    ……

    其实许星渔拒绝的原因不仅仅是堂妹无心学习,另一点是,叔叔婶婶是不会给她与劳动相匹配的工资的。

    她不是唯利是图的人,但是既没钱又没感情的话,说起来就很没意思了。她何必要花费这个本可以赚到钱的时间,去充当被人骂的角色呢?——想也想得到,要是最后没效果,肯定还要被婶婶责怪,吃力不讨好,傻子才干呢。

    反正许星渔不傻。

    她不想在这种家务事上浪费时间,而且现在还是她的上课时间,不能给家长留下不好的印象。就算兰泉现在是在做卷子、不怎么需要她。

    许星渔看着兰泉做题,发现她心情有些丧丧的,就轻声问她:“怎么啦?”

    兰泉还挺喜欢这个大姐姐的,她不是自己家里的人,所以有些话可以和她说。

    “我觉得我好笨。”

    她已经高二了,其实也知道自己的智商不算高的,现在的小朋友呀,就是宁可承认自己没努力、不勤快,也不想领个“笨蛋”的帽子。

    许星渔也是过来人,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她虽然是学霸,但学霸也有学霸的偶像包袱,大部分学霸都喜欢别人说他聪明,而不是靠着一路勤奋才能成为红榜里的佼佼者的。

    这世道就是这么奇怪,明明天道酬勤是个好词儿,偏偏与生俱来的智慧要压他一头,天赋和勤学但凡有一点就已经够棒的了,但人欲壑难填,非要让自己贴上有天赋的标签。

    许星渔听了,没有急于反驳,而是指着刚刚她做的卷子:“你都做对了。平时姐姐给你讲的题,你大多听一遍就能领悟,这样的人,也算得上笨蛋么?”

    兰泉有些高兴,但一想起自己那个天赋异禀的哥哥,就有些酸了起来:“可是……比起哥哥的高智商,我这,也不算什么吧。”

    她请家教补习,是希望自己高考数学能考更高分,以后能上好的一本大学。

    哥哥兰洋请家教,是为了参加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在学业之余更进一步,为了争取自主招生上国内顶尖两所大学。

    她比不上她那优秀的哥哥。

    她太菜了。

    许星渔听了她讲的这些,有些感同身受,兰泉的亲哥哥,她也是见过的,是个长相酷酷的小帅哥。没想到学习也这么好。

    兰泉说:“其实我也不是见不得我哥哥不好。我哥哥这么厉害,我也很高兴……我就是,很怕别人说我不像爸爸妈妈,也不像哥哥那么聪明。”

    害,教师子女,就是比较容易陷入这种子不如父的小情绪。

    许星渔宽慰道:“谁说你不像爸爸妈妈的,你长得可爱,比你哥哥像多了。”

    这倒不是瞎说的。兰洋长相酷酷的,和他们那平易近人、可可爱爱的父母根本不一样,看起来不是一路人,兰泉却很像父母,可可爱爱的软萌妹子。

    兰泉就开心地抿嘴一笑:“这倒是。我小时候爸爸妈妈都说哥哥是拆快递的时候拆出来的。”

    许星渔也乐了。

    师生两个正说着呢,一个房间门忽然打开了,酷酷的小男生走了出来,看一眼在背后编排他的亲妹妹和她的小老师,没说什么,拿着水杯去接水了。

    兰泉虽然心里暗戳戳的不自信,觉得哥哥比自己聪明好多,但是特别“会”欺负哥哥:“偷听我们讲话,兰洋你不要脸!”

    兰洋:“……”懒得搭理这个傻妹妹哦。

    兰泉急于掩饰刚才的那个话题,怕兰洋这个二货哥哥抓住自己在背后羡慕他的智商这件事不放过,又拉着许星渔说:“许姐姐,我和你说哦,给我哥哥上课的那个哥哥可帅了,还不像我哥一样那么喜欢装逼。”

    她也是见过那个哥哥的。

    出乎意料的是,兰洋居然没有反驳她的捧一踩一。作为被亲妹妹“踩”的那个,兰洋居然对自己的家教老师也很是推崇:“还用你说。”

    我的老师,当然是最好的老师。

    兰泉:……辣鸡哥哥略略略。

    许星渔看着这无声中斗气的兄妹俩,觉得有些好笑。一会儿又开始假想,要是我也有个哥哥姐姐就好了,也好有个人相依为命。

    给兰泉上完课,又好好开解了一下,走的时候,兰泉的妈妈给许星渔结了钱,还硬要塞给她一份自家做的虾饺。

    许星渔再三推拒不过,只好道谢接受了。

    手里沉甸甸的,心里也满满当当的。

    其实,在这一家当家教老师,真的很愉快。叔叔阿姨都很和气,给钱也爽快,对自己又客气又温情。

    世上会有无缘无故就对你好的人么?除了父母。

    其实,在这忙碌的世界里,会对她流露出这样善意的兰家一家人,许星渔已经很感恩了。

    回到宿舍后,许星渔先是给兰泉妈妈回消息:“陈阿姨,我回到宿舍了。谢谢您的虾饺,很好吃[美味]jpg。”

    兰泉妈妈总是这样贴心,明明就住在校内,她还是担心孩子有没有回到宿舍,路上没有意外吧。

    许星渔又总结了这一周以来兰泉的变化:“阿泉这周比上周要细心一些了,大题的读题能力也有提高,我分析了她上周考的周测试卷……”

    这叫事事有回应。许星渔将心比心,要是她给孩子请家教,肯定也希望有所回响。虽然老师是去上课了,但是家长其实心里也是想了解更多的。

    兰泉妈妈回了个笑:“好。小许你下午好好休息吧。难得周末,上午给阿泉上课辛苦了,下午要放松会。”

    许星渔把手机放在一边,打开了阿姨给她装的饭盒。晶莹剔透的虾饺,泛着诱人的色彩。

    粤省人有喝早茶的习惯,其中虾饺绝对称得上最受欢迎前三,许星渔也是粤省人,对这些并不陌生。可惜在父母过世之后,她就没怎么吃过了。

    吃着吃着,又想起今天给她打电话的叔叔婶婶,心情就难免低落下来。她还是要多攒些钱,总不能四年后毕业时还是一穷二白的,到时候不管是读研还是工作,一点底气也没有。那怎么行。

    别说大学生哪有那么多攒钱的,可是别人的情况也未必和她一样啊。她是没有家底的人,必须要自己攒家底。

    还是要多做一个家教才行。她现在还学有余力,且周末不忙。

    许星渔又愤愤的想,她才不要给许悠然网络辅导呢,赚钱不香么。

    抱着这样的心情,她又打开了【A大家教助手】,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家教可以做。

    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好,一打开就看见了一条信息:有个方学员,自称是A大学生,求教科目是高等数学,要求老师是大学生或研究生学历,一定要是985学校数学专业的,最好是一对一辅导。

    许星渔一瞧,这题她熟啊!

    她就是数学学院数学专业的,去年大一的时候就学了数学分析,比高等数学还难很多呢,可以说,高数的内容数分都有,但是反之则不然。她俩学期的数分都是满分,期间还参加了全国大学生数学竞赛,也是国一等奖。

    她觉得自己可以胜任。

    不过,还是要先正常接单。看看那头咋说的。

    她申请了订单。没过多久,就收到了APP客服的短信,告诉她这个方学员的联系方式,让他们沟通。

那一头。

    方曼昆刚打完游戏,看了看手机,正好收到这条短信,于是一个扣扣号甩过去:“加我。”

    许星渔被这霸总的气息给震到了一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