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久了生理需要|被撩心动了怎么办

单身久了生理需要|被撩心动了怎么办

浪潮诗歌散文集 0

“我靠,小寻,你看这个。”

    徐冬柚给她展示了一条朋友圈的界面,有些生气地吐槽,

    “这三班班长怎么这么厚脸皮!”

    [三班班长:冠军都是我们的!人气奖那也肯定是我们的啦,谁也抢不走。

文学

    这条朋友圈的内容看着确实让人觉得有一点不舒服,给人一种发它的人情商一定不会太高的感觉。

    但是宋初寻不确定她这条朋友圈是不是特地发出来给她们五班的人看的,像又不像。

    因为两个班因为这个比赛之前有些过节,说像,是因为对方班长气量小不会处事,并且对于夺得人气奖有着莫名的自信,借此来挑衅她们。

    说不像是因为,谁这么傻啊,这么说不是故意刺激宋初寻他们班上的人吗,万一他们不争馒头争口气就非要拼老命的拿下这个人气奖,这不是给自己添堵吗?

    难道说他们喜欢具有挑战性的事情?

    很快,三班班长那条朋友圈的截图就在五班班群传开了,不是宋初寻和徐冬柚发的,有其他人也看到了。

    群里一下子沸腾起来。

    [她怎么这么嚣张!自己怎么进的决赛心里没点数吗!]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这能忍?这回该咱冲了吧?]

    ...

    如宋初寻的第二种猜想,三班班长的发言成功地激起了五班人的胜负欲。

    至于他们为什么这么讨厌三班还得从初赛说起。

    参加初赛的班级太多,所以就采取了小组赛的方式,每个大组里有四个小组,也就是四个班级所代表的团队,淘汰两组晋级两组。

    三班恰好跟他们班分在一组,但是那天三班整体的表演不算很好,中途甚至还出现了失误,最后晋级的是五班和一个其他系的班级。

    可是三班的指导老师和班长厚着脸皮去叫评委再给他们一次机会,抹着眼泪说他们排练排得很辛苦,每天吃饭都是赶着时间扒两口,还说什么他们没展现出真实实力,再给一次机会一定可以完美呈现。

    大家议论纷纷,所有小组都只有一次机会,谁排练不辛苦啊,谁不是挤出课余时间来练习啊?至于表演成不成功也是你们自己的事,要是谁都可以再来一次,那干脆所有组都上去哭一通卖惨,那就不要比了,都晋级好了。

    离谱的是,评委们居然让他们再演了一次。

    更离谱的是,他们还真的晋级了。

    绝顶离谱的是,他们在决赛里还拿了第一名。

    本来连进入决赛资格都没有的。

    宋初寻他们班当然是不服,举报过这种不公平的现象的,可是压根没人理他们。这也是两个班矛盾产生的原因,三班知道他们班举报未果,还在他们班面前挖苦讽刺了一番,意思就是他们眼馋冠军还酸得跟老陈醋一般,想搞他们最后还没成功。

    梁子就从那时结下了,没想到到现在都还在持续。

    ...

    “小寻,咱也得冲啊,我们赶紧去拉票吧。”

    “气死他们。”

    徐冬柚边说着已经开始翻起了微信的通讯录,盯着手机屏幕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自言自语着,

    “这种时候那几个已经入土的前男友就派上用场了。”

    “我没有前男友诶。”

    “那你就发给你的亲戚那些,再让他们帮你转发,这样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我们一定要碾压他们。”

    宋初寻“哦”了一声,拿出手机,第一个就发给了她哥,

    [宋初寻:哥,快帮我投票。]

    [宋显:求我。]

    [宋初寻:求求你,真的十万火急,明天就截止了,这可是尊严之战啊。]

    当这个一向和他对着干的妹妹突然用上了“求”这个字,宋显才意识到了她对这个投票的重视程度。

    [宋显:放心,哥马上给你投。]

    [宋初寻:你再帮我拉些票呗哥。]

    [宋显:那我让爸给你发公司里算了,公司里那么多员工。]

    [宋初寻:别!别!不用那么兴师动众的,低调一点。可以和你的前女友们发一发。]

    [宋显:?你想让我死就直说,大可不必用这招。]

    宋显嘴上损着自己的妹妹,可是行动上还是真的想帮她,开始帮她拉起了票。

    [宋显:我给他们每个人发个红包好了。]

    [宋初寻:好的。]

    [宋显:你就一句好的,就没了?]

    [宋初寻:?]

    [宋显:给你投票,这个红包钱难道不是该你出?]

    [宋初寻:我就不明白了,咱家怎么出来一个你这么抠门的人。你先发着吧,我后面给你报账。]

    [宋初寻:别太多了啊,我穷学生。]

    [宋显:你名下资产比我还多,这个时候装穷了,真不知道是你抠还是我抠。]

    宋初寻没再理他,忙着找人投票去了。

    *

    几乎是边遇刚好打开和宋初寻的对话框的那一瞬间,那边弹出来一条消息。

    [宋初寻:麻烦帮忙投一下五号作品吧,非常感谢~]

    [宋初寻:(链接)]

    边遇先愣了几秒,再聚焦视线,确认了一遍那确实是她发来的,眉峰一挑,撑着下巴笑了。

    没想到,他正疯狂练习怎么开口的时候,她自己找上门了。

    他的心脏快要跳疯了,像冰啤酒上腾跳的那一层泡沫,绵长不息。

    他定下神来,准备回复的时候,又弹出来一条消息。

    [宋初寻:【微信红包】【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宋初寻:感谢帮忙投票。]

    [边遇:投票当然可以了,红包就不用了。]

    [宋初寻:也不是什么大钱啦,主要是想表达一下对您的感谢,您收下吧。]

    她一口一个您的,边遇不想伤了小姑娘的心,还是拆了那个红包。

    的确不是什么大钱。三块钱。

    但他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因为三块钱这么开心。

    他戳开链接,滑到第五号作品。

    投票链接里面附加了表演视频,他点开来看。其实他丝毫不在意故事情节,他只想看看宋初寻。

    所以前五分钟没有宋初寻的镜头,那些剧情里的对话对于他来说也只是无关紧要的背景音。

    进度条刚好走到五分二十秒的时候,画面里出现了一只兔子。

    边遇当然知道那是人穿的玩偶服扮的兔子,只是当她转过来的时候,他的脸疯狂升温。

    她居然演了只兔子。

    艹了。

    怎么能这么可爱。

    她全身被雪白又毛茸茸的玩偶服给裹住,只露了一张脸出来,玩偶服看起来很大很重,她走起路来有些小笨拙,短尾巴一摇一晃,两个耳朵也摆个不停。

    她的皮肤很白,脸颊上抹了偏粉的腮红,鼻子上也带过了一点,却并不显得俗气,反而显得她更幼态几分。

    她眼睛偏圆,基于剧情设置,她现在垂着头揪着手,看起来很委屈,镜头拉近,她长长的睫毛垂着,眼睫好像是不小心沾上了眼影亮片,摇着点细碎的光。

    边遇喉结滚动,手一晃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水杯,水杯差点被打翻,还好他及时扶住了。

    失控了。

    心跳淹没了他的呼吸。

    真要命了。

    宋显有好几个手机,其中一个就登着“宋初寻”的号。

    本来他想的就是能多叫一个人投票就多叫一个人,所以也没有多想,反正也不熟,就可以厚着脸皮让人就给投票。

    他正忙着给她亲爱的妹妹拉票的时候,那个手机震动了几下,宋显拿起来一看。

    [边遇:你演的真好。]

    宋显惭愧,作为她的亲哥,他都还没看过自己妹妹的表演。

    他客套地替宋初寻回了一句“谢谢”。

    [边遇:你为什么会演兔子啊。]

    宋显当然不知道,他甚至都不知道宋初寻演的是只兔子。

    所以他转头去问了宋初寻,

    [宋显:你为什么演了只兔子?]

    [宋初寻:当时定角色的时候,大家都试了一下玩偶服,我们组其他几个女生都是大高个,一米七几呢,跟她们一比我这个一米六七的就显得娇小了,再加上我比较瘦。但是我觉得,根本原因还是觉得我很可爱吧。]

    宋显当时正在看其他东西,所以宋初寻的回复他也没认真看,直接全部复制原封不动地发给了边遇。

    *

    边遇一直在等宋初寻的回复,最后手机震动,打开一看,她居然发了这么一长串消息。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嘴角正疯狂上扬,反复把她发的那句话读了好几遍。

    特别是最后一句“我很可爱吧”。

    她是在撒娇吧!是撒娇吧!是的吧!

    这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本应冷冷清清,他却感觉空气渐渐变得燥热黏稠,像是有三十八度。

    突然间,一阵手机震动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喂?边遇!”

    相比之前甜出蜜的对话,杜凛的声音就显得特别刺耳。

    但是边遇心情好,所以语调懒懒中还带着点未散的笑意,

    “什么事儿?”

    跟边遇混的像亲兄弟一样的杜凛,他一开口,杜凛就听出来了他今天有些不一样。

    “哟,边大少爷,今天心情不错啊,让我猜猜,有进展了?”

    边遇无端漾出点笑意,算是默认。

    “怎么一回事,快跟我讲讲?”

    边遇曲起手指,薄唇微动,本来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件事。

    “你等等,你先帮我投个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